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天快乐的博客

愿你和我一样天天快乐

 
 
 

日志

 
 

【转载】美国临时工大军:超2700万 待遇遭遇不公  

2013-07-07 15:36:48|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 [美国也有一支临时工大军]

尽管股市回涨、就业形势有所好转,但许多重新获得工作机会的人都是临时工或兼职
43
尽管股市回涨、就业形势有所好转,但许多重新获得工作机会的人都是临时工或兼职

  章磊 国际周刊专稿

  每天清晨,数以万计的工人纷纷出现,寻找着各种工作的机会。尽管薪水微薄,但他们还是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因为他们没有固定的工作,他们是临时工。这不是在墨西哥、洪都拉斯或是危地马拉,这是在美国的芝加哥、新泽西、波士顿。这支临时工大军,已经成为美国经济的重要支柱力量。

  美国经济发展不可或缺部分

  清晨4点18分,伊利诺伊州汉诺威帕克地区的大多数店铺距离开门营业还有一大段时间,但一家职业介绍所已经灯火通明,人头攒动。过去六个月来,罗莎·拉米雷斯每天都会一大早来这家职业介绍所签到,随后坐在蓝色座椅上等待工作机会。接下去的三个小时内,职业介绍所的调度员将把有限的工作机会分派给等待的这些“临时工”。

  美国许多城市都有着像罗莎这样的临时工。他们没有固定的工作,甚至没有签约的工作,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在沃尔玛、耐克、百事等大型企业临时打工,搬运货物或布置货架。然而,他们不直接从这些企业获得薪酬,而是从短工中介的职业介绍所那拿钱他们实际上是为这些中介工作。

  今年6月7日,美国劳工部报告称,整个国家的临时工数量创下新高,达到2700万人。自从经济萧条开始后,美国国内五分之一的就业人数增幅,都得益于临时工这一领域。

  大型企业将寻找临时工的事务外包给短工中介,已经成为美国就业市场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负责搬运货物的体力劳动者中,五分之一属于临时工;在汽车组装工厂的流水线工作人员中,临时工也占到了六分之一。这种就业模式让企业摆脱了许多方面的限制,例如工人一旦发生意外的索赔要求、失业税、确保工人是合法移民的义务等等。与此同时,临时工们则承受了种种不公平的待遇,包括受伤的概率偏大、每天等待工作机会的时间没有任何收入、收入低于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等。

  人数猛增催生专门城镇

  其实,早在2000年早期,在2001年的经济萧条开始前,美国整体劳动力中,临时工的比例就曾达到过顶峰。不过,根据美国短工协会的报告,最近,临时的工作机会在整个就业市场迅猛增加,进一步促使临时工人数增加。

  而蓝领临时工数量的增加,也成为美国经济复苏、就业市场振兴最大的问题之一。尽管股市回涨、就业形势有所好转,但许多重新获得工作机会的人都是临时工或兼职。这一趋势导致美国国内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低收入甚至中等收入工人的实际工资不仅没有增长,甚至出现了下降。从平均来看,临时工比有固定工作的人收入要低25%。

  现年49岁的罗莎来自墨西哥,过去12年间,她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临时工。她曾经在沃尔玛包装免费样品、在索尼公司组装显示器、在万宝路印刷广告、为海军制造空气过滤器,以及为一些高校装箱教科书。在罗莎从事过的所有工作中,没有一个最终成为她的全职工作。

  尽管一些工作曾让罗莎几个月不用发愁,但每天等待工作依然是一种令人煎熬的经历。她每天清晨4点半就要到短工中介处报到,随后等待调度员的通知。如果有工作机会,她就会乘坐大巴前往工作场所。尽管短工中介实际上就是罗莎的雇主,但她只有在早晨6点前赶到了工作场所,才能够获得应得的那笔钱。

  在罗莎居住的伊利诺伊州凯恩县,16个工作者中就有一个是临时工。这种临时工高度集中的地区,被一些研究人员称之为“临时工城镇”,除了凯恩县外还有密歇根州的大急流城、新泽西州的米德尔塞克斯县、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加利福尼亚州的因兰恩派尔以及宾夕法尼亚州的利哈伊县等。

  在这些“临时工城镇”,往往有许多没有正式员工的仓库。许多临时工在同一家工厂工作的时间甚至比一些正式员工还要长。以何塞·米格尔·罗霍为例,他为一家沃尔玛超市的供应商包装冷冻比萨饼长达8年,一直都是临时工身份。去年夏天,他因为受伤失去了这份工作。

  短工灵活性遭到企业滥用

  从某些方面来说,短工中介帮助企业解决了季节性或者临时的劳工需求猛增状态,确保了劳动力的灵活调度。而临时工们也得以尝试各种工作、增长工作技巧、寻找获得正式工作的契机。

  一家为宝马公司提供临时工资源的短工中介老板兰德尔·哈彻说:“我认为这一行业对整个北美来说都有好处,至少能够让人们拥有工作。举例说,我被一个雇主解雇了,可以跑去找另一个雇主,或许就有工作给我做。通过这种方式,人们也能拥有不同的工作经验。”

  哈彻还宣称,许多企业也喜欢这种灵活性,“能够随时找到人,然后跟他说‘我需要100个劳工’,这能够给公司一种很有实力的感觉,同时也能确保他们能够按时完成各种订单任务。”

  然而,这种灵活性遭到许多企业滥用。根据美国“为了人民”网站对联邦劳工数据的分析,全国有差不多84万名临时工干着蓝领的工作,年收入不到2.5万美元。这些临时工当中,只有30%在工厂打工的人最终获得固定工作。在美国国内,非洲裔美国人占到整体劳动力的11%,但他们当中有超过20%的人是临时工,拉美裔临时工占了另20%。

  在许多“临时工城镇”,中介经常到那些非法移民聚居的地方寻找临时工,并利用他们无法受法律保护的漏洞压榨他们,只给他们极低的薪水:这些非法移民如果要向执法部门抱怨,自己就会面临被遣返的下场。

  生活艰辛难有改善机会

  这些临时工的日常生活非常艰辛,他们平时居住在破旧的建筑中,依靠豆子和马铃薯过活,几乎没有任何积蓄,大多数时间需要社会福利的帮助才能维持生计,更不要说什么改变生活水平的机会了。

  罗莎住在一幢维多利亚风格的陈旧公寓内的客厅,地板上一张廉价的床垫就是她睡觉用的床。一张床单悬挂在落地门边,将客厅和外面的走廊分隔开。就是这么一个简陋的居住环境,每个月的租金也要450美元。罗莎与男友一起分担这笔费用,后者是个地毯安装工。公寓内的厨房和洗手间则是罗莎与另一个家庭公用。

  罗莎来自墨西哥埃卡特佩克,她曾是那里的一个街头小贩,独自抚养两个孩子。1997年的一天,罗莎发现一个邻居买通了蛇头准备偷渡到美国,于是也有了到美国赚钱的念头。她把两个孩子托付给家里,乘坐大巴来到了边境地带。罗莎一行人走了三天,穿过沙漠来到接头地点,随后坐着一辆前来接应的大巴来到了菲尼克斯,接着又到了亚拉巴马州的卡尔曼。

  在卡尔曼,罗莎同时打了两份工,分别是一家禽类加工厂和一家饭店,以便于赚更多的钱寄回墨西哥。在20世纪90年代偷渡进入美国的大多数非法移民都得到了全职工作的机会,罗莎也是如此。然而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发生后,对非法移民的取缔活动让许多人失业,而经济不景气状态更是让许多工厂倒闭,大量非法移民失去了稳定的工作,只能当起了临时工。

  罗莎赚到足够的钱之后,回到墨西哥把孩子也带到了美国,最终来到了芝加哥。不过,那时候的她已经只能在短工中介那找到一些临时工的活了。

  临时工合法维权手段有限

  有时候,罗莎在中介等待很长时间都等不到工作。她认为,这是有原因的去年11月,她曾在这个中介发表过一次演讲。在那之前,她参加了多次为临时工维权的“芝加哥工人协作会”的会议。

  那天,在“芝加哥工人协作会”成员的陪同下,罗莎站在屋子中间大声说道:“我是罗莎·拉米雷斯,我们希望在此提出几点希望这个中介能够改进的意见。首先,不能再让工人们在轮岗等待时间没有任何收入;还要允许工人直接到工作地点,因为一些人有孩子,他们不可能为了尽早赶到中介而在一大早找到照顾孩子的人;冬天不能强迫工人在户外等待巴士的到来。”

  在罗莎演讲时,大多数工人只是默默地低头听着,这样罗莎感到了一丝挫败感。“我已经无法忍受遭到的不公平待遇,看到其他人还在默默承受,我才想到站出来发言,希望他们能够站起来支持我,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但不幸的是,大多数人没有这么做。”

  而各个工会组织也没有给临时工提供太多的支持,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能够选择的合法手段有限。根据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在2004年出台的规定,临时工不允许参加固定员工与资方代表进行的谈判,除非中介和客户公司同意这种安排。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劳动经济学家哈利·沙伊肯指出:不同工会在对待临时工的态度方面也有迥异的表现,一些尝试将临时工列入管辖范围,另一些则“只是在为了保护全职工人的权利时才想到联合临时工的力量”。

  企业获利临时工损失惨重

  由于大量临时工的存在,由承包商、转包商、临时工组成的“生态系统”成为一种用工惯例,并且让许多大型企业获利。举例说,沃尔玛两个最大的仓库位于芝加哥西南部和洛杉矶东部,两个仓库均由施奈德物流公司负责运营,该公司将大量业务转包给第三方物流公司和劳务派遣公司。

  这样一来,当监管部门发现涉及仓库的任何问题时,沃尔玛就可以将责任推卸掉。2011年,加州监管部门发现沃尔玛位于洛杉矶的仓库中存在对工人的不公平待遇,不是按工时计算工资,而是按照他们搬运的货物。对于这一违反规定的举动,监管部门开出了超过100万美元的罚款,但最终落在了次级承包商的头上,沃尔玛和施奈德都没有被罚。

  当然,沃尔玛和施奈德都宣称自己并没有借助这种转包的机制来逃避自己的责任,并且遵守了法律法规,还“要求分包商也遵守相应的法律法规”。

  然而,这种转包机制却让工人们损失惨重,许多人的工资被压低。莱蒂西娅·罗德里格斯的经历足以说明问题:2007年时,她在一家为沃尔玛仓库工作的物流公司担任监管员,根据合同年收入为4.95万美元,同时享有医疗保险。2009年,她遭到解雇,半年后来到施奈德下属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工作,负责搬运货物,时薪为15美元。然而,不到一年,这家公司失去了施奈德的合同。随后,另一家公司接手,莱蒂西娅又前往这家公司工作,时薪降到了9.5美元。六个月后,这家公司也终止了与施奈德的合作,莱蒂西娅再次失业。如今她在工会支持的一个维权机构工作,年薪只有1.2万美元。

  不仅是工资低,中介机构往往不会向临时工提供退休金、医疗保险等。根据美国劳工部最近的一项调查,只有4%的临时工从中介那获得退休保险、8%的人获得医疗保险。相比之下,56%的合同员工享有医疗保险。

  而奥巴马的医改法案也无法维护这些临时工的权利,因为根据该法案,只有每周工作超过30小时的人才能够依法享有资方提供的医疗保险。有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医疗保险方面的漏洞可能进一步遭到企业方面的利用,进而导致临时工浪潮继续上涨。

//

http://news.sohu.com/20130707/n380921140.shtml news.sohu.com false 解放网-新闻晚报 章磊 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wb/html/2013-07/07/content_1054913.htm report 5061 尽管股市回涨、就业形势有所好转,但许多重新获得工作机会的人都是临时工或兼职章磊国际周刊专稿每天清晨,数以万计的工人纷纷出现,寻找着各种工作的机会。尽管薪水微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